音乐与建筑-高山流水

音乐与建筑-高山流水

十九世纪初期,德国哲学家黑格尔曾说过:“音乐是流动的建筑,建筑是凝固的音乐”,大道至简,这段行文短短16个字,却有如此优美的对比,以及动静的映衬。显然并非灵感一现,随手拈来即成。这是一种由通感的体验而引起的对音乐艺术与建筑艺术的理解。同时也是对当时文明的一种思考。

因为我们注意到,也就距今200多年前的19世纪期间,当时人类历史进程中最显著的特点是西欧与北美因工业革命促成的技术与经济上的进步,各种自然科学学科,如物理、化学、生物学、地质学等皆逐渐成形,并影响到社会科学的诞生或重塑,在艺术上上世纪流行的古典艺术逐渐被浪漫主义替代又开始朝向写实主义发展。而在18世纪,西欧兴起的启蒙运动开始挑战基督教教会的思想体系,使科学的成果感染到社会的各个层面。由此可见没有人文科学和自然科学的衍化推进作铺垫的话,纵令如黑格尔这样的大哲学家也不可能有此名言留传于世。

我们的先贤圣哲也有过类似的表述,比如:凡音之起,由人心生也。人心之动,物使之然也,感于物而动,故形于声。——《乐记》

以无形化有形,音符随着时间往前延展,各种调式、各种小节、各种回环,代入情绪。
以有形隐无形,建筑随着空间往上探求,各种形状、各种推砌、各种元素,融合自然。

而在中国有个家喻户晓的故事,是讲述建筑与音乐的。也是关于二位伟大的生活艺术家的璀璨人生的。他们的行为艺术,让音乐的美妙成为人世间友情归宿的一个典范。
子期遇伯牙,千古传知音!
他们一个叫伯牙,一个叫钟子期。是二个中年男,但是肯定既不落拓,也不油腻。
其面目不可考,举止不可知。高几许而肥瘦如何,也没有人关心。但这二个人的名字却深深的印在每个人的心中。
叫伯牙的琴师,很会弹琴,而叫钟子期的妙人则很能品评。
伯牙弹琴时,心里想着高山,钟子期一听便说:“弹得好啊,琴声中所描绘的是一座像泰山一样巍峨的高山!”伯牙弹琴时,心里想着流水,钟子期便说:“弹得好啊,琴声中所描绘的是一条浩浩荡荡的长江大河!”
伯牙弹琴时不管想什么,钟子期一定能体会到。我们常说心照不宣,莫逆之交不过如此吧。

就好比金庸先生《笑傲江湖》武侠小说里的曲洋和刘正风一样。这二个名字也暗合高山流水之意。曲洋,曲高和寡,汪洋恣肆。刘正风,高山巍峨,正气浩然,当留风雅颂。而莫大先生,除却二胡,一袒心声,莫以为大。只是剑走偏锋,是以意气不投。此性情使然,各得其诣。金庸先生在小说里安排这几位人物的时候,怕也心有戚戚焉吧?
须知好的艺术家难寻,好的品评者也难遇。正如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他们都是艺术的领悟者及朋友。
有一次,伯牙和钟子期在泰山的北面游玩,忽然碰上暴雨,只好停在悬岩下躲雨。心里感到寂寞,便拿起琴来弹。他每每奏一支曲子,钟子期便能完全说出他当时的心境。伯牙于是放下琴,感叹地说:“您的听琴能力真是好到了极点啊!您想像琴音中的一切,就跟我心里想的一模一样。我怎么能在琴声中隐匿自己的一切呢?”
可见琴音逸兴,最能体现出一个人的真性情。交朋友不妨听听对方常听的曲子。如果口味不合,标签不同。估计友情不会太过长久。
后来,钟子期死去,伯牙一曲既终,掷琴于地。翩然白衣,不知所终。。。
天地茫茫,宇宙沧沧!前不见古人,后不见来者,念天地之悠悠,伯牙独沧然而涕下吧。

据说在外国的古代建筑中,也有著名的富有“音乐性”的塔建筑,如意大利比萨教堂的钟塔。塔的顶层装有七只音阶钟,能发出“do、re、ml、fa、sol、 la、sl”七个音,成了一座有趣的“音乐塔”。比萨斜塔是属于比萨大教堂的钟塔,每当教堂举行仪式时,塔上的音阶钟叮当敲响,发出悦耳动听的音乐。

高山流水通常指美妙动听的乐曲。而伯牙和钟子期是难觅的知音,他们的默契和深厚的友情成为千古佳话。
当然高山是建筑,
流水也是建筑,
是鬼斧神功展现给我们的建筑形式中最常见的一种!
是大自然的杰作!

---END---
如需转载,请注明出处www.aidecorate.com。谢谢!

588 ° 来自:PC 上海市
上一篇: 听音知断弦-快乐音乐
下一篇: 欢迎来到Aitan8
您可能还喜欢这些:

Back to Top